銀行界
首 頁 | 業界動態 | 銀行培訓 | 資格認證 | 在線學習 | 政策法規 | 銀行理財 | 專家觀點 | 品牌中小銀行 | 中小企業金融服務
城商行 | 農村金融 | 全國股份制銀行 | 外資銀行 | 分支行動態 | 貸款通道 | 銀行會客廳 | 銀企對接 | 企業融資 | 信用查詢
信用卡 | 銀行股票 | 論文集錦 | 焦點人物 | 機構分析 | 貸款產品 | 媒體視覺 | 行業會議 | 人才市場 | 休閑BANK | 銀行社區
搜索: 高級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銀行理財 > 專家點評

劉利剛:理財產品能否堵住

時間:2011-07-19 11:31:04  來源:財經  作者:劉利剛

  又要開始“堵”了嗎?

  近日有消息稱,銀監會已經開始關注銀行理財產品可能帶來的風險,準備叫停融資類資產,包括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等,進入銀行的理財產品資金池。

  大量銀行理財產品的熱賣,事實上反映了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的“尷尬”,直接解決這樣的“尷尬”,而非“堵”住理財產品,才是正確的思路。

  “曲線”信貸

  需要注意的是,將理財資金投入項目或者企業,是一種變相信貸。但銀行為企業和散戶之間巧妙地搭了一座橋,將信貸資金從“表內”移出“表外”,而這部分收益,也以“中間業務收入”而非“凈息差收入”,出現在銀行的利潤表上,這又符合了現代金融體系的特點。一舉多得,銀行當然愿意去做。

  這樣一套流程,的確存在風險。對于銀行來說,理財資金的一部分成為了存款,而存款期限以短期為主。大量短期的資金匹配較為長期的貸款資金,則使本身依靠“借短放長”的銀行系統,面臨著更加嚴重的“期限錯配”。這意味著一定的系統性風險。

  而對于監管者來說,更加讓其擔憂的,是大量資金通過理財產品借道信托基金等形式,進入了實體經濟。

  從中國信托業協會提供的數據來看,到今年一季度末,信托存量資金達到了3.2萬億元,其中51%的使用方式為“貸款”,而如果按照投向來看,3.2萬億元信托資金中,分別有31.2%以及15.6%流向了基礎產業以及房地產業。相對于規模在50萬億元左右的人民幣貸款總量來說,3.2萬億元的信托資金占比很小,但由于其發展速度較快,很快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重視。

  由于從去年開始,銀信業務受到了來自監管部門的重點“照顧”,通過信托方式變相發放貸款也開始受到限制,銀行則動起了直接當“紅娘”的腦筋,自己尋找需要錢的項目和有余錢的私人銀行投資者。銀行一方面避開了對銀信合作的監管,另一方面則獲得了更高的收益。

  這樣一種“曲線救市”的途徑,事實上在宏觀緊縮周期中充當了“泄氣閥門”的角色,自然成為監管的重點。“堵”,成了監管當局的現實選擇。

  “堵”得住嗎?答案不容樂觀。 銀行理財產品可分為三塊,第一塊是銀行補足存款缺口的資金,這部分資金進入銀行體系,主要用于支持貸款、購買國債或者用于銀行同業拆放;第二塊是銀信資產,這部分資金主要流入信托基金,用途主要是投入以房地產為主的項目;第三塊則是銀行直接牽線搭橋的私人銀行資金,這部分資金的投資取向最為靈活,同時也難以統計。

  從銀行的賬目來看,第一塊資金進入了銀行的資產負債表,相對容易監管,而第二塊和第三塊資金主要留在“表外”,相對而言,較難監管,即使叫停了這兩塊業務,也難保金融機構不會創造出新的金融工具,來躲過監管。

  政策尷尬

  這樣的一種困境,其實是中國流動性泛濫與貨幣政策緊縮之間的尷尬。

  由于通脹高企,中國的貨幣政策從寬松轉向了審慎,需要回收市場流動性,在12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之后,銀行體系的資金面開始出現一定的緊張。

  同時,銀行監管部門開始念起“緊箍咒”,一方面要求銀行必須嚴格執行存貸比達標的要求,另一方面,也開始限制銀行發放貸款。

  然而,由于中國的儲蓄率較高,流動性存在著天然寬裕。與此同時,大規模的資本流入以及巨額貿易順差,也推升了市場的流動性。而在貨幣政策極度寬松時期發放的大量貨幣,也仍然留存在經濟體中。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的M2大約為GDP的180%,而在2008年底,這個數字還僅為150%。

  而由于忌憚資本流入以及確保經濟增長,基準利率卻一直保持在較低的水平上,這導致了實際負利率盛行。

  按照剛剛公布的數據,中國6月份的同比通脹率達到了6.4%,而一年期的存款基準利率只有3.5%,實際負利率也因此攀上約300個基點的高位。

  存錢在銀行吃利息,意味著購買力的損失,這導致了資金愿意尋找高收益渠道。與此同時,由于存在著明確的加息預期,即使選擇留在銀行,大量儲蓄資金也開始變得短期化,以免過早鎖定收益率。

  面臨著存款的壓力,銀行需要吸收更多的客戶存款,并鎖定更長的時間;面臨著貸款受限帶來的贏利降低的壓力,銀行也需要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銀行理財產品,也就應運而生。通過發放理財產品,銀行為客戶提供了高于基準利率的收益率。與此同時,通過與信托基金的合作,銀行也可以將這部分資金投入無法正常授信的項目或者企業,從而獲得較高的收益率。

  堵不如疏

  如果將視野放得更加宏觀一點,從去年開始,大規模的“查缺補漏”已經開始。限購、限貸、限漲價就是典型的案例。

  而到處“補漏”,結果可能是漏水的地方更多。筆者在此前提到的香港人民幣市場的“泄漏效應”就是一例,而理財產品則是另一個現實案例。

  英國央行前首席顧問Charles Goodhart也曾經指出這樣一個有趣的政策難題:當央行選擇一個可觀察的統計指標作為政策工具時,那么,這樣一個指標將很快失去其真正的涵義。

  舉例來說,在貨幣政策中,如果央行選擇將M2作為政策控制目標,那么結果可能是M2增速被控制住,然而M3等指標卻可能飆升。這是因為,流動性像水一樣,會流向受到監管較少、同時收益較高的領域,而金融創新則創造了這樣的可能。M3驟升,同樣帶來了新的監管難題,因為如果選擇M3作為監管目標,則其他的指標也可能出現異常。

  理財產品的熱銷,同樣制造了這樣的監管困境。面臨這樣的困境,簡單的選擇是利率市場化,相對僵硬的利率政策和繁瑣的監管政策,在金融創新不斷發展的大背景下,只能變得越來越遲滯和缺乏效率。

  而如果利率市場化不是朝夕之功,那么就必須選擇其他的路徑。從宏觀審慎的角度考慮,提高基準利率,使其接近市場利率的水平,并逐步解決實際負利率,將更多的資金回收至信用度更高以及使用更加規范的銀行體系,是短期之內的次優選擇。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1號罰單折射銀行違規放·銀行攬儲暗戰
·央行定調加強逆周期調·銀監系統2018年開出逾
·時隔三年,央行再度全·央行:下調金融機構存
·2019銀行“嚴監管”仍·央行:加強存款準備金

圖片新聞

2018年商業銀行核銷不良貸款9880億元
央行整治拒收現金工作成效顯現 保障消費者自主選擇權
資管新規出題 機構轉型迎考
銀行資產質量持續改善

熱門點擊

2012年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
2010我國銀行業資產結構

在線調查

2019年您對哪家全國股份制銀行服務最滿意?
  •  中國農業銀行
  •  中國工商銀行
  •  中國建設銀行
  •  中國銀行
  •  交通銀行
  •  中國郵儲銀行
  •  中國光大銀行
  •  中信銀行
  •  中國民生銀行
  •  興業銀行
  •  招商銀行
  •  華夏銀行
  •  廣東發展銀行
  •  平安銀行
  •  浦發銀行
  •  浙商銀行
  •  渤海銀行
  •  恒豐銀行
  

廣告服務 | 關于我們 | 服務內容 | 聯系我們 | 加盟合作 | 免責條款 | 招賢納士

Copyright © 2002-2011, tbank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聯銀信(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本站法律顧問:北京貝邦律師事務所 姜波

版權所有:銀行界 京ICP備1000016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920號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