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界
首 頁 | 業界動態 | 銀行培訓 | 資格認證 | 在線學習 | 政策法規 | 銀行理財 | 專家觀點 | 品牌中小銀行 | 中小企業金融服務
城商行 | 農村金融 | 全國股份制銀行 | 外資銀行 | 分支行動態 | 貸款通道 | 銀行會客廳 | 銀企對接 | 企業融資 | 信用查詢
信用卡 | 銀行股票 | 論文集錦 | 焦點人物 | 機構分析 | 貸款產品 | 媒體視覺 | 行業會議 | 人才市場 | 休閑BANK | 銀行社區
搜索: 高級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業界動態

不良率屢“爆表” 農商行艱難求生

時間:2019-12-19 11:47:16  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孟凡霞 吳限

  不良率超過20%、撥備覆蓋率低于監管要求、資本充足率為負……一系列的數據指標預示著農商行正在面臨空前的壓力。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11月以來,證監會官網披露了15家農商行的定向發行說明書,其中8家農商行不良率在10%以上的高位,甚至個別銀行飆升至約23%。不良率處于高位也給農商行帶來凈利潤大幅下滑、資本金告急等經營困境。

  8家不良率超10%

  臨進年尾,農商行“補血”動作不斷。隨著定增說明書的密集發布,多家農商行的資產質量情況得以披露。根據證監會12月13日披露的江蘇沛縣農商行的定向發行說明書,截至今年9月末,該行不良率高達16.21%,是同期農商行平均水平的4倍,是行業平均水平的8倍之多。不良率的高企導致了撥備計提壓力,江蘇沛縣農商行9月末撥備覆蓋率僅為16.59%,嚴重低于監管要求;資本充足率三項指標均為負數,為-7.97%。

  江蘇豐縣農商行的資產質量同樣不容樂觀。數據顯示,截至9月末,該行不良貸款余額13.6億元,不良率為11.24%;撥備覆蓋率只有29.58%,且自2017年末就連續下滑;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為負值,為-38.83%,且呈擴大趨勢,去年末這一數據為-9.97%;資本充足率三項指標同樣也為負數,為-4.2%。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該行自2018年不良貸款出現爆發,2018年一年時間就增加了13.78億元的不良貸款余額,而2017年末的不良貸款余額僅為4.8億元。

  上述兩個農商行案例并非獨例,不良率處于10%以上高位的農商行還包括江西玉山農商行、江西鉛山農商行、江西都昌農商行、安徽桐城農商行、安徽宿州農商行和鷹潭農商行等。根據各家銀行的定向發行說明書,江西玉山農商行截至6月末不良率達到22.98%;江西鉛山農商行截至6月末的不良率為18.6%;鷹潭農商行9月末不良率為17.6%;江西都昌農商行6月末的不良率為15.21%;安徽桐城農商行和安徽宿州農商行6月末的不良率在11%-13%區間內。

  對于不良率高企的緣由及未來處置措施,北京商報記者多次嘗試聯系上述銀行,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資深金融科技從業者馬超表示,農商行資產業務中對公業務的比重較高,抬高了農商行的風險管理難度。同時,農商行的風控手段有限,金融科技發展水平較低,因此整體資產質量遠低于同業平均水平。

  認定趨嚴、行業集中度高為主因

  縱觀上述幾家農商行不良率高企背后的原因,是監管認定趨嚴、農商行天生風險防控薄弱等因素。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上述農商行的資產質量快速惡化均在2018年爆發,江西玉山農商行、萍鄉農商行等多家銀行在2018年一年的不良貸款余額均增長超過10億元,而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僅在3億元之下。

  以萍鄉農商行為例,該行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為2.03億元,2018年末這一數據變為12.99億元,一年時間增加了10.96億元;2019年9月末不良貸款余額降至10.46億元。對此,萍鄉農商行在定向發行說明書中解釋稱,一方面,在經濟下行、去杠桿、嚴監管等多重外部因素疊加影響下,該行信用風險加速暴露。另一方面,受監管新規的影響,該行2018年末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貸款管理,導致不良貸款規模逐步增大。

  貸款企業經營困難也是農商行不良率高企的一大因素。例如,江西玉山農商行在定向發行說明書中稱,受國家宏觀經濟政策影響,部分行業面臨轉型升級的困境,經營情況惡化,拉長資金回籠期,導致還款來源不足。同時,原正常企業貸款客戶因環保要求停產、搬遷,出現流動資金緊張和周轉困難,導致未能按約定償還貸款本息等。

  在資產質量惡化的同時,部分農商行還面臨著資本充足率告急的現狀。鷹潭農商行、江西玉山農商行、江西鉛山農商行等資本充足率的三項指標均為負值,“補血”已是迫在眉睫。查看監管公告發現,證監會已經核準了江西鉛山農商行、安徽宿州農商行、鷹潭農商行等銀行的定向發行股票的批復。

  不過,監管機構對相關銀行的不良貸款形成原因、后續化解措施也保持關注,證監會要求部分農商行補充說明不良率攀升的緣由以及后續化解風險相關措施。比如,要求江西鉛山農商行結合信貸客戶類型、行業分布、主要經營情況等補充披露不良率攀升的原因;化解不良貸款風險相關措施執行的具體情況等。江西鉛山農商行回復稱,該行不良貸款主要集中在生產加工行業,鉛山縣工業基礎薄弱,受經濟形勢下滑影響導致無力償還貸款本息。該行2018年末生產加工業不良貸款余額占全部不良貸款余額的比例為49.21%。

  探索多元化處置途徑

  事實上,不良率高企已是農商行整體面臨的現狀。銀保監會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農商行整體不良貸款余額達6146億元,超過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緊追國有銀行的不良貸款規模;農商行不良率為4.00%,遠超其他三類銀行,更是遠高于銀行業1.86%的平均水平。

  不良率處于高位的同時,農商行和監管機構探索更多途徑來擺脫困境。有消息稱,監管層近日已啟動第三輪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20余家銀行入圍,除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郵儲銀行、部分城商行外,還首次納入了多家農商行。分析人士指出,監管將部分農商行納入試點,也是希望通過不良資產證券化一定程度上緩解農商行的不良、資本等監管壓力。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劉澄表示,不良資產證券化不失為農商行規模化處理不良資產的一個有益探索。通過不良資產證券化的打包,相當于吸引外部資金,借助外部力量來解決農商行的不良資產問題,豐富了不良資產處置的模式。

  另外,今年以來,也有多家農村金融機構擬采用“定向增資+捆綁銷售不良貸款”的方式,包括廣州翁源農商行、安徽宿州農商行、安徽肥東農商行、濟南農商行、山西夏縣農商行、河北灤平農商行、河北涿州農商行、山東壽光農商行、江西湖口農商行、新疆烏蘇農商行、河北淶水農商行等。在分析人士看來,通過定向股東購買不良資產變相處置不良,也是對于拓寬不良資產處置路徑的一種嘗試。

  馬超認為,多途徑化解不良貸款對銀行自身和金融體系健康穩定都有助益,但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只能救短期不能長期奏效。未來農商行還是應提升自身治理水平、風控能力,改變從前單純追求規模的策略,找到屬于農商行的差異化競爭方式才是根本。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央行召開會議明確2020·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
·央行將完善新型金融法·中國版金融科技“監管
·銀行積極布局區塊鏈 ·銀行加速“開放” 互聯
·九部門: 從嚴規范融資·銀行業保險業服務實體

圖片新聞

大額存單緣何熱度攀升 長期品種利率優勢開始凸顯
銀行理財子公司登臺亮相
不足百天收548張罰單 銀行違規該咋治?
2018年商業銀行核銷不良貸款9880億元

熱門點擊

2012年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
2010我國銀行業資產結構

在線調查

2019年您對哪家全國股份制銀行服務最滿意?
  •  中國農業銀行
  •  中國工商銀行
  •  中國建設銀行
  •  中國銀行
  •  交通銀行
  •  中國郵儲銀行
  •  中國光大銀行
  •  中信銀行
  •  中國民生銀行
  •  興業銀行
  •  招商銀行
  •  華夏銀行
  •  廣東發展銀行
  •  平安銀行
  •  浦發銀行
  •  浙商銀行
  •  渤海銀行
  •  恒豐銀行
  

廣告服務 | 關于我們 | 服務內容 | 聯系我們 | 加盟合作 | 免責條款 | 招賢納士

Copyright © 2002-2011, tbank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聯銀信(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本站法律顧問:北京貝邦律師事務所 姜波

版權所有:銀行界 京ICP備1000016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920號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